位置:首页 > 法律适用 > 正文 >

鄱阳县昌洲乡“战洪记”:“打锣人员”写进应急预案

2020年08月04日 21:12来源:楚天都市报网手机版

鄱阳县昌洲乡“战洪记”

“打锣人员”写进应急预案 锣声一响,一家7口连夜撤离

周素林(化名、绿衣戴帽者)在栏杆外围,希望能回家看看。周素林(化名、绿衣戴帽者)在栏杆外围,希望能回家看看。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陈彦霏 杜江茜 谢凯

江西鄱阳县昌洲乡报道

7月14日,江西省鄱阳县三庙前乡一中,从洪水中“逃”出来的徐成柏一家,已经在这个安置点住了4天。

9日晚9时许,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发生溃堤,洪水冲开了170米的决口??鄱阳湖最大一处溃堤,导致堤内昌洲乡15个行政村3万多人受灾,大量民房和稻田被淹。

昌洲乡马湖村人徐成柏一家7口,经历了惊心一夜。

锣声响了

村民第一反应:先救人

那一夜,马湖村家家户户不肯熄灯。临近当晚9时,有人还在全力搬东西,能往楼房高处搬的,都不愿意放弃;有人已经暂时停下来,坐在临时搬上楼的床铺上不敢合眼。村干部在家家户户穿梭,手机的震动与声响此起彼伏。

30岁的徐成柏,身处其中。

他和家人轮番打望出生才20天的小儿子,心里冒出各种如果,“如果能一直这样等到天亮,就算躲过去了;如果垮了圩,必须先把女人送出去。”当晚,昌洲乡3万多人,都在等一个结果。

打锣声响起来。徐成柏知道,没有“如果”了:中洲圩堤倒圩,鄱阳湖出现最大一处溃堤,水进村了。公开信息显示,中洲圩属于万亩圩堤,堤线长33.7公里,圩堤保护面积23.8平方公里,保护耕地2.21万亩,保护人口3.4万人。

“村里敲锣,就是提醒大家要采取行动了,当时心里还是很慌的。”徐成柏说,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先救人”,早前专门留在家里的农用三轮车,一直放在能最快出门的位置,徐成柏用它先把妈妈,老婆和三个子女往外面送。

一家人没有别的去处,还在坐月子的妻子程西西,带着3个孩子和母亲,临时住进了宾馆。从外地嫁过来的程西西,是第一次遇上洪水,“害怕”,她说,村干部告知,水最多1个小时就会淹过来,我们抓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跑了。”

送走家里5口人,徐成柏心里稳多了。他和父亲再次折回家中,继续抢救物件、家具,一件不漏搬上楼。水一边漫过来,他们一边搬,直到次日凌晨4时。“我们离开的时候,水淹到大腿位置。”后来,他听村里的干部说,水位到了一楼的窗户顶。

10日,徐成柏一家7口住进了安置点。为了照顾程西西的身体,他们全家人被安排在一间老师宿舍,拥有相对独立的空间,还收到分发下来的全套床上用品,程西西的饮食也能得到食堂少盐、少油等的照顾。

据当地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文件,早在今年5月,昌洲乡就制定了应对洪水的转移安置预案,不仅每家每户有专人负责,还在预案中明确了“打锣人员”。截至目前,昌洲乡3万余人已全部转移出来,或投奔亲友,或住到集中安置点。

这些天,刷群消息、刷小视频占据了徐成柏的不少时间。他试图在那些讯息中,捕捉到一些家里的画面,“谁不牵挂呢。”

回家不易

洪水漫家,她望着家园抹泪

几公里外,昌洲长桥,横跨洪水水面。

那一头是浸在水里的家,这一头是多名工作人员看守的一根竹竿。一个女人在栏杆前徘徊许久,怯生生凑近同乡。几次上前,几次退后。守桥的人只是摇头、摆手,重复说着“进去不了”,“进去不了”。

她最终退到了桥边上,望着对岸喃喃地念叨:“我只是想回去看看,看一看……”渐渐的,她眼圈开始泛红,赶紧抬手抹了又抹。

女人名叫周素林(化名),今年50岁。她借了亲戚家的电动摩托车,从鄱阳县城而来。因为技术不好、胆子小,几公里的路她用了一个多小时。

“我就是这里的人。”女人遥指着望不到头的洪水水面,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自己的家就在对面??一片浮在水面的房顶。

7月9日晚9时许,江西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发生溃堤,导致堤内15个行政村3万多人受灾,大量民房和稻田被淹。

周素林的家距离溃堤处,不足500米,“1个小时就淹了一层楼。”清瘦的女人除收拾了些棉絮衣物,大件的家具根本搬不动,“桌子板凳都冲走了。”

这个家,平日里只有周素林和4岁的孙女留守。小女儿在县城读书,老公、其他子女在宁波打工。两层楼的家,房龄已经30年。“1998年淹过一次,这是第二次。”扛过那次洪灾后,周素林对老房子能不能在这次洪水里挺住,并没有多大信心。

“我想回去看看。”按捺几天后,她实在坐不住,从寄宿的亲戚家赶了回来。

老乡理解她的心情,安慰她说,现在情况特殊,没有村里的干部来领路、护航,不敢为她一个人抬杆放行。周素林踌躇一阵,还是决定不给村里的干部添麻烦,放弃了争取。“我老公也叫我不要回去,遇上了洪水,安全第一。”

站在水边望呀望,女人的眼睛开始泛红,她立马用手抹掉。很快,她整理好了情绪,启动电动车,果断离开。

等待回家

水位涨起来,家园就像“脸盆”

7月13日清晨起,进出昌洲乡的货车陡增,运的都是石料、土方。从10日开始准备,到13日上午,针对昌洲乡中洲圩的封堵施工正式启动。这意味着,鄱阳湖最大的溃堤处开始接受“缝补”。

在中洲圩封堵抢险指挥部综合协调工作组,一张“处置鄱阳决口险情决心图”上,准确标注了施工的车辆路线、施工方案、分工任务等。“总结起来,就是采取‘单戗立堵、双向进占、机械协同、快速处置’的双向机械化进占立堵战法进行处置,”参与封堵施工的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厦门分公司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拓宽道路,供运输车辆来往,是启动封堵施工的先决条件。为此,此前一晚上连续作业,救援力量把原本只有4米宽的道路扩宽到了20多米。中国安能厦门分公司抢险救援大队副大队长范思坚说,“主要是沿路修筑的错车位置。”

“昌洲乡的地形特殊,在环形圩堤内。”指着墙上的“决心图”,中洲圩封堵抢险指挥部综合协调工作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昌洲乡被鄱阳湖水系包围,没有涨水的时候像一座岛,一旦环形圩堤外侧的水位涨起来,整个乡域就是一个周围高中间低的“脸盆”。因此,当中洲圩出现溃堤时,漫决的水迅速流向“盆“内,浸没每一处。

决口处开始封堵,给全乡带来希望。昌洲乡乡长范先军盼着,“圩堤修好后,再把灌进来的水抽出去,抽到外面,抽到有需要的稻田里去。”

12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