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新法速递 > 正文 >

一人贪腐全家涉案 如何深挖彻查惩治家族式腐败?

2020年08月04日 23:10来源:联合会杯手机版

  惩治家族式腐败

近日,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贿一案在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称,2005年到2019年期间,张琦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开发、项目承揽、工程推进等事项上为有关单位和个人提供帮助,单独或通过其近亲属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7亿余元。

梳理近年来查办的违纪违法案件,不少被查处的领导干部存在家族式腐败问题。家族式腐败有哪些表现形式?纪检监察机关如何深挖彻查家族式腐败?如何让领导干部守牢家庭廉洁防线、避免因“全家腐”导致“全家覆”的悲剧发生?

一人贪腐全家涉案,寄生性腐败屡有发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今年3月4日发布通报,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指出,张琦“家风败坏,伙同家人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此前,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中,张琦同样被“点名”??“深挖细查云光中、张茂才、努尔?白克力、钱引安、张琦等以权谋私、亲清不分的家族式腐败”。

张琦在担任海南省三亚市副市长、三亚市委副书记、海南省旅游局局长、儋州市委副书记、儋州市市长、儋州市委书记、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海口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将公权力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工程项目承揽、土地征收拆迁、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和家人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的贿赂。

利用职务便利和影响,为其亲属安排、调动工作;以妻子和儿子的名义在企业入股分红,为亲属谋取利益……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原书记李世?一家同样深陷腐败漩涡。前不久,李世?一审刑事判决书公开。判决书显示,在担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等职务期间,他不但自己贪污受贿,而且妻子、儿子、女儿、哥哥、侄子等多名亲属或特定关系人参与其中,也是典型的家族式腐败案件。

在担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时,李世?利用分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便利,指示时任鄂尔多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人社局党委书记王恒,在未履行正常招考程序的情况下,将儿子李俊达安排在该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工作,成为事业编制员工。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李俊达从未到岗工作,工资、补助却每月按时打入他的银行账户。

“这类腐败问题的共性特点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亲属多在领导干部的分管范围或职权影响范围内获取非法利益。”云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有的领导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将配偶子女、兄弟姐妹、远房亲戚等安排到分管领域单位或关联部门吃“空饷”,或通过打招呼等方式让其迅速“进步”。

依仗领导干部的权力和影响力,亲属通过经商办企业谋取私利,是家族式腐败的一种典型表现形式。领导干部或是当“影子”老板,为亲属疏通关系,亲属再利用领导干部的权力和职务影响敛聚财物;或是演“双簧”,利用职权授意有关个人或单位,“照顾”亲属的公司,再与其共同敛财。

判决书显示,李世?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和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期间,多家煤炭能源企业和房地产企业向其行贿。李世?在协调推进项目进程、配置煤炭资源等方面为这些公司提供“照顾”的同时,还将其当作“私家金库”,既帮大哥、侄子等筹措资金,也帮妻子、儿子、情人等“入股分红”。

为帮助大哥李某实际控制的巴彦淖尔市秋林煤炭贸易有限公司解决资金困难,李世?向内蒙古汇能煤电集团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该公司董事长郭某证实,因公司属于李世?分管范围,担心拒绝后会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只能同意借款。事实上,这笔钱不过是以借为名、最终有借无还。

“公司效益好、分红高,很多人想入股,特别是一些‘关键人物’,因此公司有22%的社会预留股。”郭某说,为在泰山煤矿、富安煤矿技改项目等煤矿项目得到李世?的帮助,在李世?的要求下,公司同意其妻子、儿子、情人分别入股45万元、35万元、100万元,获得分红共计1933万元。

在李世?案中,腐败问题主要表现为领导干部私心贪念膨胀,没有守住公权的边界,“主动”借用公权惠及亲属。除此之外,因对亲属管束不严、过分迁就,领导干部任其插手管辖事务、接受请托、收受财物,也是家族式腐败的常见情形。

如果把领导干部腐败称为原发性腐败,那么家族式腐败则可视为寄生性腐败。将职权当特权、拿公权换私利,不仅酿成夫妻、父子、兄弟、姐妹等同堂受审、锒铛入狱的家庭悲剧,还严重危害社会公平,侵害人民群众利益。

手段隐蔽相互掩护,机关算尽难逃纪法严惩

家族式腐败建立在亲密关系基础之上,以亲情为链条,以政治资源支配其他社会资源。达到一定程度后,则会以贪腐干部为中心形成利益共同体,导致权力寻租“暗道”丛生、利益输送“暗流”涌动。

此类腐败问题查处有何难度?一方面,相关违纪违法手段较隐蔽,不易被发现。

浙江省杭州市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主任胡海江介绍,从已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件来看,家族式腐败问题的行贿、受贿手段花样百出且比较隐蔽,利益输送形式较难察觉。“行贿、受贿人往往不采用直接权钱交易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代之以借款、投资分红、房产交易优惠等方式,判断是否属于非法利益的界限、标准比较模糊,不容易被发现,这是审查调查的难点。”

另一方面,由于有着血缘或姻亲的纽带连接,利益共同体互相掩护,订立攻守同盟、对抗审查调查,加大了案件查办难度。

“李世?腐败案件涉及众多家族成员,李世?的妻子、二小姨子、侄儿、哥哥等人在汇能集团入股、借款等问题中,前后交代不一致,数额认小不认大,部分人员失联不配合审查工作。涉案人员和家族成员之间还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李世?起初百般抵赖、避重就轻,极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开脱。经过一段时间细致的思想教育后,李世?等人在政策感召和纪法威慑下才说出真相。

“在家族式腐败案件中,特定关系人接受调查时,通常不会供述其靠山,反而会选择扛下来或者层层设置障碍。”在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委原书记杨家伟贪腐案中,杨家伟通过自己充当幕后老板、兄弟前台收钱的方式,伙同其二弟、三弟通过工程项目承包建设等手段非法获利数百万元。云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办理杨家伟案时,其先是与兄弟、亲友订立攻守同盟,案件查处一度陷入僵局。在被留置后,“即使在杨家伟已经交代的情况下,其兄弟、亲友依然拒不承认,力保杨家伟,在口供上难以形成证据链。后来几经周折才攻破防线,在大量外围事实证据面前,他们只得选择老实交代。”

12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