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法律适用 > 正文 >

江苏句容七旬患癌老人朱爱生,蒙冤申诉竟遭陷害判刑

2021年01月30日 14:44来源:大学励志网手机版

  句容七旬患癌老人朱爱生蒙冤申诉竟遭报复的情况,恳请得到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给予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说法。

  一、基本情况

  2016年5月20日上午10时许,今年71岁的肠癌患者朱爱生,与素有积怨家住句容市城区羊角山206号的隔壁邻居章德仁邹素珍夫妻俩,在巷道口为琐事发生纠纷,朱爱生遭到章德仁夫妻俩殴打,邹素珍用嘴咬破朱爱生的左臂,鲜血直流,章德仁对朱爱生的右头部连击数拳,致朱爱生头部红肿、脸部抓破,造成轻微视网膜脱离病急剧加重、视力下降,当时直接昏倒在地。

  事情发生后,章德仁打了“110”,句容市开发区派出所民警用警车将朱爱生送至市人民医院。章德仁知道朱爱生被他打伤后,反而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随即也去了人民医院急诊,并做了胸片CT+三维重建。据了解,当时章德仁的急诊病历上明确写明:建议就医者回家,不需要住院,但在4个小时之后的下午3点钟左右,章德仁私下找人先住进了病房,当时什么手续也没办,住院手续是后补办的。住院手续上签名的邹某医生并不是当班急诊门诊的张某和陈某医生。后章德仁在句容人民医院住院二天半出院。据句容市人民医院的入院记录和出院记录为证,章德仁胸部肋骨没有造成任何骨折现象。但蹊跷的是,章德仁出院后离发生琐事相隔三十二天也就是2016年6月21号章去医院做了检查,6-8三根肋骨骨裂。章德仁找医生在病历上补加了“外伤挫伤住院观察”的内容,以此造假,和朱爱生谈判,要求赔偿。赔偿不成,竟以此补充过的病历陈述病情,进行所谓法医鉴定。2016年6月23日,句容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了“法医鉴定书”(句)公物鉴(医)字【2016】072号。鉴定结论,章德仁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为此,句容市公安局于2017年4月20日以朱爱生涉嫌故意伤害罪立案,对朱爱生进行监视居住,于2017年10月12日移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追究朱爱生刑事责任。

  二、几项重点疑问

  (一)补充内容的假病历作证据有法律效力吗?

  句容市人民医院章德仁出院记录明确写道:胸部全肋骨CT+三维重建(句容人民医院 2016.5.20  483098号),所见两侧肋骨未见明显错位骨折。病历上也写的清清楚楚。按理说,章德仁出具的病历应该是急诊病历和出院记录,只有当时的病历才具有法律效力。但,恰恰相反,章德仁却不把2016年5月20号上午去医院急诊门诊的原始病历拿出来,拿出的却是,住院医师葛明帅在事隔三十二天后补过的病历的复印件,隐瞒了事实真相,提供虚假证据,与事实不符。据句容人民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医院急诊病人没有门诊记录。我方律师专门调取,也没有调到。住院证明邹祥医生补开的,邹祥医生不仅不是急诊当班医生,而且,当日他没有上班。

  以上行为严重违反了证据审查的“三性”,即客观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章德仁提供的所谓补充过的“假病历”明显缺乏说服力,也不具备法律效力。

  (二)单凭假病历所做法医鉴定合法吗?

  章德仁是个开发商,比一般普通老百姓有钱。章德仁老婆又是句容卫生系统退休的医生,与句容市人民医院上上下下的人都很熟悉,可想而知,很多事情办起来很容易。

  2016年6月23号,章德仁为了达到栽赃陷害的目的,拿6月21号所谓的CT作司法鉴定,就去医院找葛明帅医生补开了一个虚假的病历。葛明帅2016年5月20号根本没有在急诊当班,他仅是住院医生,按理说,就没有资格在急诊病历上签字。更何况当时做了胸部全肋骨CT+三维重建和其他一系列检查,结论是章德仁胸部肋骨没有造成任何骨折现象。

  更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句容市开发区派出所在证据明显缺乏客观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情况下,竟然在此假病历上加盖了派出所的印章,并送至句容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法医鉴定。而句容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明知是补来的虚假病历,为什么要作鉴定?章德仁2016年5月20日入院和5月23日出院记录及胸部全肋骨CT+三维重建(句容人民医院 2016.5.20  483098号),都明确两侧肋骨未见明显错位骨折。但法医鉴定以章德仁2016年6月21日补来的假病历CT片,却得出章德仁6-8肋骨骨折,前后明显矛盾。即使章德仁真的6-8肋骨骨折,时隔32天,其间可发生人为欲之和其他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而句容市开发区派出所以此补充的病历并做出的法医鉴定,是不是在故意为章德仁提供伪证,助纣为虐?我们不得而知!但句容市公安局的法医不严格审查章德仁的虚假病历,作出错误的鉴定结论,让人强烈质疑。

  (三)、投诉控告后再次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是否打击报复?

  2016年5月20日当天下午和第二天章德仁还在开车,住了二天半院就出院了。没有依照医院嘱咐进行复查,证明他没有病。住院二天半后回家的许多天,基本是每天开车出门买菜、去公园跑步,他的伤是从何而来?

  2016年5月20号当天,两位民警到现场身挂执法仪,章德仁是否有伤应有出警记录,章德仁谎说有外伤,两位民警的执法仪难道没有拍吗?法医作鉴定为什么不拍照?这是失职?还是不作为?乱作为?2016年5月20号当天下午,朱爱生主动去派出所作了谈话笔录,事隔六十二天即7月21号派出所打电话给朱爱生,叫朱爱生去开发区派出所。一位警官说要传唤他,当时朱爱生感到十分纳闷,说为什么传唤我?这位警官对朱爱生说章德仁轻伤二级你知道吗?朱爱生说不知道,那天朱爱生在派出所待了8个小时。以后又连续多次传唤朱爱生大约共有8次。

  如果一个人被打伤三根肋骨,当天为什么不将当事人采取措施,待了六十二天才找当事人谈话,这根本不符合常理。此间,开发区派出所主要领导还对朱爱生说,这个事我们不管了,你们自己去法院打官司吧。2017年春节后,离事隔时间十一个月,句容市开发区派出所却把明显的一个民事案件硬拉死扯进了刑事案件,2017年4月20日对朱爱生进行了立案,对朱爱生进行监视居住并于2017年10月12日起诉至检察院。

  句容市公安局和开发区派出所在起诉书中写到,2016年5月20日将朱爱生抓获归案。朱爱生质疑到:请问在什么地方抓的?什么时间?是什么人?用什么车辆抓获的?这简直是在捏造事实栽赃陷害于朱爱生,真是无稽之谈。

  2018年3月9日,句容市检察院经过近5个月的严格审查,对朱爱生下达了不追究刑事责任,决定解除监视居住措施。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

  此案离发生仅差3个多月就满整5年时间,给朱爱生带来了严重的精神打击,摧残了身体,造成了免疫力严重下降。2018年4月24日被查出患有恶性结肠癌,现已做过手术。由于句容市公安局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及时撤销案件,朱爱生多次要求依法撤销句容市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句公(开)立字〔2017〕1021号,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及医疗费,向句容市政法委和省巡视组反映蒙冤情况,要求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但句容市公安局不但没有依法撤销句公(开)立字〔2017〕1021号立案决定书,还借提供所谓新证据,在句容市检察院对朱爱生下达了不追究刑事责任决定书后,于2018年11月1日,再次将朱爱生起诉到检察院刑事审查。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句容市公安局并没有提供任何新的证据。

  (四)是否涉嫌徇私枉法?

  此案中,句容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医生葛明帅不是急诊当班医生,病历明显是补些添加的。邹祥医生补写住院证。邹祥同样也不当班。句容市公安局用两位不值班不是看病的主治医生补来的虚假病历作鉴定。鉴定报告是在资料不真实、不充分的情况下作出了鉴定,想必此鉴定报告的真实性有多少?是不是涉嫌徇私枉法?

  根据章德仁妻子弄巧成拙给我个人提供的章德仁本人2016年7月7日以及2016年10月27日在南京军区总医院门诊病历中,分明清楚记载显示无胸痛,病史中也没有讲到被人打了胸部有三根肋骨骨折,充分证明章德仁三根肋骨骨折是假的,由南京军区总医院章德仁本人门诊病历为证。我多次向公安、检察院提交此证据,均石沉大海,没有音讯,没有半点说法。两次庭审期间,我也均向法院提交了此证据,但结果竟仍然不予采纳。也曾提请句容市人民法院依法将章德仁的伤情异地拍片重新鉴定,目的是还原真实真相,得到的回复是:不可能。章德仁根本就没有伤。我没有碰他二级轻伤是从何而来?

  三、强烈呼吁和请求:

  1、2021年1月4日庭审后,说我涉嫌故意伤害,要是主动认罪,则将考虑判处缓刑;如坚持不认罪,法院就要判实刑并收监。自古以来,欲加有罪,何患无词。句容市开发区派出所根据补充的病历和时隔三十二天后提交的CT片作证据,将朱爱生刑事立案是错误的,朱爱生是被冤枉的,既然是被冤枉的,必将不惜老命,不甘蒙冤,纷争到死。

  2、句容市公安局必须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澄清事实,撤销“句公(开)立字〔2017〕1021号错误立案决定书”, 有错必纠,还朱爱生公道和清白。

  3、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对章德仁的伤情进行进一步查清,重新异地做CT+三维重建片,并有朱爱生在场,对章德仁提交2016年5月20日的CT片(片号为:483098)与2016年6月21日的CT片(片号为:489139)委托相关权威司法鉴定部门进行对比,明确是否出于同一人的检查结论,坚决防止移花接木,栽赃陷害他人。

  此案句容法院于2021年1月29日已判决朱爱生本人有期徒刑8个月。

  联系人:朱泓宇

  2021年1月29日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