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法治建设 > 正文 >

袁凤友涉黑还当上人大代表 霸占矿权致案外人被“绞杀”

2021年02月01日 16:00来源:离婚网手机版

  ----白山市中级法院原院长邢吉安滥用职权,“配合”黑恶势力损害案外人合法权益

  2007年,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天桥金矿有限公司与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国家关于整合矿产资源的文件精神开始整合。2009年,双方整合完毕,将整合后的矿山命名为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石棚金矿,其中天桥金矿占股49%,利源矿业占股51%,但因利源矿业始终未投入生产建设,天桥金矿一直自主经营整合后矿山的2采区。2013年底,利源矿业将其持有的大石棚金矿51%股权,以86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神龙矿业彭修文。自此,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共同对大石棚金矿投资建设,双方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和建设,投资近亿元后,使得大石棚金矿日渐起色。此时,神龙矿业的原合伙人袁凤友盯上了大石棚金矿,天桥金矿的噩梦和厄运便从此开始了……

  袁凤友颠倒黑白,法院院长“配合”,合伙、合作纠纷变“借贷纠纷”

  事情起因是神龙矿业彭修文与袁凤友合伙共同投资经营过煤矿,袁凤友对神龙矿业投资了4000万元,占神龙矿业的51%股权,同时袁凤友担任了神龙矿业的董事长,这个事实业内人都知道,大家也都很清楚。后来他们投资的煤矿亏损了2000多万元,袁凤友单方面退伙了,袁凤友利用不法手段让彭修文给他出具了4000万元的欠条。2015年,袁凤友见神龙矿业参与经营的大石棚金矿效益非常好,便要求神龙矿业修改曾经为他签下的欠条,让神龙矿业彭修文注明欠袁凤友的4000万元是用于购买大石棚金矿的。神龙矿业彭修文看袁凤友目的不纯,便告知袁凤友,大石棚金矿不是神龙矿业自己的,你那4000万元投资款更不是用于购买金矿的,和金矿没有一点关系,就没给袁凤友签,袁凤友非常气愤,双方不欢而散。后来袁凤友在白山市中级法院把神龙矿业彭修文起诉了,硬是把合伙、合作的4000万元投资款打成了民间借贷。最终,袁凤友没有承担合伙企业的1分钱亏损,反而把4000万元投资款变成了民间借贷本金4000万元,而且白山市中级法院还判定彭修文要给袁凤友2000多万元的利息,也因此,袁凤友的强买强卖行为得到了白山市中级法院的法律保护。

  由此,袁凤友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将天桥金矿还占49%股权的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整体查封、拍卖。

  白山市中级法院整体查封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是错误的,该采矿权是由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共有的,整体查封共有的采矿权并执意拍卖该采矿权必然损害天桥金矿财产利益,法院执行人员无视这一铁的事实,强行查封、拍卖该采矿权。天桥金矿向法院说明情况,如果神龙矿业与袁凤友债务成立,那袁凤友只能查封神龙矿业在大石棚金矿中的股权,不能查封整个采矿权啊,但这根本得不到白山市中级法院的支持,说袁凤友不同意,非要拍卖整个大石棚金矿采矿权,这造成天桥金矿很多经营障碍,更无法转让和处分自有资产,至今白山市中级法院违法查封案外人资产已达5年之久,给天桥金矿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

  袁凤友不交诉讼费打官司,法院一切以袁凤友利益为重

  袁凤友在白山市中级法院不交诉讼费就可以打官司,袁凤友在绝对不符合缓交诉讼费标准的情况下,白山市中级法院时任院长邢吉安却在2015年5月20日亲自签批袁凤友缓交38万元诉讼费到执行前,可是在2016年12月12日,白山市中级法院为袁凤友执行第一笔2500万元的执行款时,并未将38万元诉讼费扣除给法院,而是全额执行给了袁凤友。据了解,直到现在,袁凤友也没交过诉讼费,这是在慷国家之慨,中饱个人私囊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强烈呼吁,一定要严查白山市中级法院的此种违法犯罪行为,还白山市司法环境一方净土!

  再看看袁凤友自身,他在白山市很有名气,家中豪车无数,宾利、路虎、陆巡、奔驰S级、大G、兰博基尼等等应有尽有,袁凤友妻子的貂皮大衣都在几十万以上,奢饰品名包更是无数,袁凤友妻子到北京做个手术(股骨头坏死),赶去慰问的都有近百人,他们随礼的少则1万元,多则几十万,袁凤友的妻子打个麻将输赢都在几十万元以上,他们除了自己豪赌外,还在茶楼私设赌场,每场麻将打水子就有八九万元,更有戏剧性的是,凡是到袁家茶楼打麻将的人,都要给袁凤友的妻子请安,并高呼:“格格好!”,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明显的腐败的晚清余毒在作祟,中华民族饱受晚清腐败无能的满清压迫,这是一段屈辱的历史,每一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愿重提这段历史,但为什么这种荒唐的闹剧能在袁家不断“上演”。这明显是,袁凤友把自己当成了不受法律约束的称霸白山市一方的有权有势的晚清余孽的“铁帽子王”了,醒醒吧!就是这样的家庭经济情况,怎么就能通过“批准”而缓交38万元的诉讼费呢,这其中除了利益输送还能作何解释呢,袁凤友又和白山市中级法院有着怎样的利益链关系呢?现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论在政治上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已是世界强国了,而且,以习近平总书记领导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了巨大成效,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相信,以袁凤友为首的白山市黑恶执力及“保护伞”很快就会被打掉!

  袁凤友和白山市中级法院勾连结合,操纵评估,滥用职权,枉法裁判

  神龙矿业从利源矿业手中购买大石棚金矿51%的股权就花了8600万元,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对大石棚金矿的再投资建设也在亿元以上了,且不说大石棚金矿估值到底应该是多少,起码在亿元以上吧。可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鹿贵金在选择评估机构时私自更改了摇号结果,而这被违规选择的评估机构竟将大石棚金矿和神龙矿业自有的一处价值1000万元的选厂仅仅评估为2341万元。这是在故意压低大石棚金矿的价值,想要帮助袁凤友通过拍卖程序霸占金矿。

  由于袁凤友和白山市中级法院铁了心的要拍卖金矿,其他案外人见自身利益受到侵害,只好向白山市中级法院提出异议。可白山市中级法院为了帮助袁凤友达到拍卖金矿的目的,竟不惜做出自相矛盾的异议,对异议人提出的异议驳回,有(2016)吉06执异19号《执行裁定书》和(2016)吉06执异48号《执行裁定书》为证。

  白山市中级法院同一组办案人对同一案件涉及的同一事实做出两种自相矛盾的结论,当张三提出异议时,法院在裁定书中认定是李四的,而当李四提出异议时,裁定书中又认定是张三的,白山市中级法院将严肃的法律文书视为儿戏,为了偏袒袁凤友,他们利用国家赋予的公权,随心所欲,想怎么判就怎么判,这些徇私枉法办案的证据足以说明法院办案法官与袁凤友之间有多大的利益链条,这是明目张胆的弄虚造假行为。

  法院恶意簒改执行笔录,人为加大债务数额,以达到霸占金矿目的,法院的执行不管被执行人债务数额,执意“直奔主题”!就是要拍卖你们(非神龙矿业独自所有)的金矿

  实际上,袁凤友不仅不交诉讼费就能打官司,而更让人不解的是,袁还能通过“关系”,严重违背事实和法律,总能得到袁凤友自己想要的结果,法院俨然成了给他袁凤友开的,就拿神龙矿业彭修文的上述4000万元执行案件来说,本来是合伙投资关系,硬是通过枉法裁判被判成民间借贷关系,本金和利息加起来达到6000多万元,事实上,袁凤友应与彭修文共同分担亏损的公平处理下,袁凤友能拿回3000万元都是很多了,彭修文也明知吃了哑巴亏而敢怒不敢言,谁让袁凤友在白山市包括法院在内的各个系统那么有权有势呢,但为了能在艰难的环境下苦苦经营下去,只能忍气吞声,因为还要偿还其他债务和给工人开工资,在执行中,本来,袁凤友多次在法院和有关人员调和下,已明确表示只还4000万元本金就行了,彭修文这才多方筹借,并变卖资产,还清了袁凤友4000万元本金,但袁凤友拿到法院给执行的4000万元本金后,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加上白山中级法院执行法官的配合,袁凤友竟然直接修改执行笔录,硬把已还4000万元本金的执行笔录单方强行簒改已还利息4000万元,这样,使彭修文的债务人为虚增到5000万至6000万元数额,为夺取、霸占大石棚金矿作好了前期准备工作。随后,在再次拍卖大石棚金矿的评估工作中,袁凤友又与执行法官串通,故意压低大石棚金矿评估价格,袁凤友对大石棚金矿是志在必得啊。

  天桥金矿本以为袁凤友和彭修文和解后官司就平息了,可没想到彭修文刚刚还完4000万元本金,大石棚金矿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听说袁凤友要求彭修文再给一些利息就不再拍卖大石棚金矿了,天桥金矿因此到法院提出可以借给彭修文1000万元,让彭修文与法院和袁凤友商量,先偿还这1000万元,剩余债务让彭修文写还款计划作为条件,以解除对大石棚金矿的查封、拍卖措施,但法院执行法官和袁凤友非常霸气地说,不行!我们就是要拍卖金矿!这是谁给的袁凤友的“霸气”和“底气”。

  慑于袁二哥的强大黑恶势力,天桥金矿等案外人已被黑恶势力和其“保护伞”联合绞杀至无法生存的险恶境地,但又敢怒不敢言

  天桥金矿和其他案外人深知袁凤友在白山市一方的强大黑恶势力,十分惧怕袁凤友报复,对袁凤友欺人太甚的恶行敢怒不敢言,因为,就连曾与其的合作伙伴彭修文这样一位在白山市有实力、有影响的大企业家都被袁凤友操纵的白山市中级法院违法实施司法拘留近1个月,并且还要以拒执罪的罪名追究彭修文的刑事责任,后来,公安机关经过调查,认为彭修文实在不构成拒执罪,才不得不“放人”,后来,听说公安机关的这位“办事不力”的警官被“降职”了,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丑闻事件。在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及深挖背后“保护伞”的强大攻势以及中央司法部门召开并下决心整顾司法系统的“害群之马”的大环境下,为什么袁凤友在白山市与司法机关勾结,犯下诸多恶行的黑恶势力及背后“保护伞”至今未被查处?为什么袁凤友这样肆无忌惮地非要执意违法拍卖侵害案外人合法权益的大石棚金矿?为什么白山市中级法院某些人员为使袁凤友达到霸占大石棚金矿的非法目的而不择手段和丧心病狂,胆敢以身试法,在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和背后的“保护伞”的司法环境下,还敢“不收手”、“不收敛”?为什么民愤极大的黑恶势力一直未被查处和铲除?袁凤友的黑恶势力一天不除,就没人敢来白山投资经商,百姓就惶惶不可终日,是时候该出手对袁凤友及其背后的“保护伞”说“不”和采取必要的打击措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更是坚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希望早一天看到袁凤友及其“保护伞”被拿下并得到应有的惩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