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平安法制 > 正文 >

河南爱心企业家身中30多刀惨死,法院终审却判处凶手15年刑期

2021年01月09日 17:15来源:外语人才网手机版

  两年前,河南省安阳市滑县一名爱心企业家惨遭杀害。凶手持刀连刺30多刀,17处深达胸腔、腹腔,手段极其残忍。

  “判决严重不公,是孙小果案河南版!”让受害人家属感觉雪上加霜的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凶手有期徒刑15年!

  年轻企业家惨遭杀害,浑身30多处创口

  2018年8月28日夜晚,河南省安阳市滑县白道口镇冯村发生一起命案。死者刘占营,是当地一家电缆公司的法人代表,时年37岁。

  凶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事后,公安机关尸体检验鉴定显示:刘占营胸腹部、背臀部、四肢共有30余处创口,其中有17处创口深达胸腔、腹腔,系被他人以单刃锐器伤及胸部、腹部致肺、肝脏及腹主动脉破损,失血性休克死亡。

  下此狠手的,是冯村村民王振波,案发现场,正位于他家门口。杀人后,王振波表现的很从容:先是到隔壁告诉父亲自己杀人了,继而电话其二叔、三叔、堂弟等亲属,之后,向滑县公安局白道口派出所电话报案,投案途中才拨打120急救电话。

  刘占营为何会死在王振波门口?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案发当晚11时21分许,刘占营酒后约王振波见面,并驾驶其本田越野车来到王振波家。在王振波家过道内,刘占营与他发生争执。期间,王振波持家中单刃尖刀朝刘占营躯干、四肢等部位连续捅刺。

  “后来他转身往外跑了,我就在后面追他,他跑出去围着他的车子转了一圈,然后就倒在我家院门东边电线杆旁边的草里了。我当时都打热了,脑子一热,就顺势也跪在了地上,拿刀朝他身上乱捅。”王振波在供词中讲述了杀人经过。

  凶手被判15年刑期,受害者家属质疑判决畸轻

  那么,王振波与刘占营有何过节,以致于他下手致其于死地?

  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是,刘占营与王振波的妻子张某系情人关系。2017年7月的一天,王振波于滑县道口镇一公寓内,发现刘占营与张某同居,两人因此引发冲突。

  这起事件,刘占营家属认为是赤裸裸的敲诈,因为当时王振波带领数十人,以捉奸为名,手持刀棒等凶器,将刘占营打伤,逼着他写下与张某断绝来往的承诺书,并勒索现金14万元。

  2018年5月3日,王振波与张某协议离婚,18天后,王振波与范某闪电般结婚。离婚仅一个月后,张某因白血病去世。

  2018年8月28日晚,刘占营酒后驾车来到王振波家。血案由此发生。

  2019年5月16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振波不能正确处理与刘占营之间的矛盾,持尖刀向受害人要害部位连续捅刺30余刀致被害人死亡,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案件宣判后,王振波提出上诉。2019年12月1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蔡智玉、沈青梅、唐磊几位法官没有认清本案事实而妄下论断,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振波有期徒刑15年。

  收到终审判决后,刘占营家属向河南省人大、河南省检察院等部门提出申诉,

  认为终审判决量刑畸轻,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于理不合、于法不合。

  受害人未实施侵害行为,惨遭凶手无节制捅刺

  “法院认定刘占营存在重大过错,对此我们无法接受!”刘占营的家属说,王振波是武术教练出身,这起案件是其单方面的施暴,刘占营只身徒手前往王振波家,自始至终没有使用任何器械。

  “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什么样的行为会导致习武的对方用刀子连捅30多刀才能制止?”刘占营的家属认为,这明显不是因为被害人有什么过错导致了杀人者的行为。

  另据法院调查得知,案发当晚,与刘占营一起喝酒的孙某、刘某等人证实,当晚饮酒期间,刘占营并没有说要去报复、伤害王振波的话。

  终审判决书中,法院也确认当晚刘占营前往王振波家,并未携带任何凶器,现场勘查笔录显示,刘占营驾驶车辆伤也未发现有凶器。刘占营到王振波家,并未直接向王振波与范某实施攻击行为,并不存在需要王振波持刀防卫的现实危险性。

  “在刘占营并未实施侵害行为的情况下,王振波从家中拿出尖刀捅刺刘占营的行为属于主动侵害。”刘占营的家属说,王振波的行为毫无节制,且捅刺部位均为要害部位,多数创口深达胸腔或腹腔,手段残忍毒辣,应维持一审判决,判处其死刑,以维护法律尊严。

  被告常年横行乡里,常年家暴致家庭破裂

  刘占营被害的消息传来,在当地引起较大反响,很多村民联名要求严惩凶手。

  据了解,刘占营是一位知名爱心企业家,热心公益事业,多次为冯村村民广场、冯村小学、冯村自来水基础设施建设捐款,并为冯村古会、冯村养老助学等公益事业捐款、捐物。

  相比之下,王振波则劣迹斑斑。据当地村民反映,王振波一向游手好闲,练武和做教练期间结识了很多社会青年,常年横行乡里,经常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地下执法队”,采取暴力手段未必受害人,当地村民敢怒不敢言。

  这起案件因婚外情而起,但王振波在与张某的婚姻关系中,也存在重大过错,为惨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我姐姐也是被引诱,与王振波发生关系,做了两次人流,后来医生说再做人流就会终身不孕,姐姐在这种情况下,才与他结婚。”张某的妹妹张女士说。

  张女士说,王振波与张某婚后感情不和,常年对张某家暴。张某多次提出离婚,王振波都不同意,于是张某选择逃离家庭,而王振波也一直在找张某,并扬言要杀了她。

  “姐姐长期处于恐惧害怕的状态,整天不敢出门,每次出门都要戴口罩。”张女士说,在与张某婚姻存续期间,王振波也相亲并交往了一个女朋友,整个冯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儿。

  凶案发生后,范某在接受民警调查时,说2017年8月左右,她和王振波经人介绍相识,2018年正月过后见面,同年5月21日与王振波结婚。

  “占营人比较善良,知道张某的遭遇后很同情她,交往中两人产生了感情。”刘占营的一位亲属说,婚外情应当受到道德谴责,但不应该成为王振波杀人轻判的理由。

  生命权利不容轻亵,如不能得到公正判决,死者冤灵不可告慰,生者屈辱百代难平!秉持公平正义,保护被害人权益,守护法治尊严,让社会清净与和谐。

  否则,法理何在?!

今日热点资讯